党建活动 党建活动

返回完整页面
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系列活动-----先进典型捌斤优秀事迹
来源:轨道交通学院类别:党建活动发布时间:2019-10-09阅读:
捌斤,男,藏族,四川木里人,1970年7月出生,199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生前系木里藏族自治县雅砻江镇立尔村立尔组村民,曾于1999年至2002年担任雅砻江镇立尔村立尔组组长。2019年3月30日晚8时许,捌斤同志作为第一批次扑火队员从村部前往火场扑火,31日下午6时许,火场出现阵性大风,风向突变,发生爆燃,捌斤同志等人失联。4月1日下午,确认捌斤同志不幸壮烈牺牲。
       如果对消防人员来说,扑火是其崇高的付出型职责所系,那对捌斤这样的村民而言,他参与扑火的行为属于志愿付出。这二者都属于"为众人抱薪者"。4月2日下午,四川省木里县立尔村,在凉山森林火灾中牺牲的村民捌斤,其遗体在离家约500多米外的山坡上被火葬。同村村民杨先生告诉记者,他是村里第二批进山扑火的成员之一,当地山路崎岖,从公路到起火点徒步需要6小时。3月30日,火灾发生当天,捌斤率先进山,后来又主动作向导,带领消防队员进山。之后大家无法联系上捌斤一行人,打着手电上山大声呼喊,但是周围除了树木被燃烧的声音,没有人应答。杨先生说,4月1日,得知了捌斤不幸遇难的消息,之后有救援人员将遇难者遗体用木制担架运下山。火葬现场,人们情绪低落,亲属在一旁守了一个晚上,直到火堆自然冷却。根据当地习俗,家属会将骨灰收集起来,放在棺材里,在火葬点为他立碑安葬。曾与捌斤一同外出打工、邻居多年的王平(化名)告诉记者,捌斤今年49岁,一直居住、生活在本地,家中还有妻子和七旬的父母,两个儿子一个在木里县读高中,一个在外地读大学。王平说,捌斤为人宽厚,喜欢帮助别人,有时自己忙不过来,他也乐意帮忙。杨先生也表示,捌斤待人随和,做事负责。从去年开始,村里20个种植羊肚菌的大棚都交由他管理。"他很勤快,每天早上七点起床后,就去浇水,调节棚内温度,基本一个上午都待在帐篷里。"他说,就算捌斤手头有其他事情,也会让妻子前去帮忙照看。
悼念殉职消防员,也别忘了牺牲的"村民向导"
       一场大火,烧炸了凉山木里火场的石头,也将30个名字镌刻在了我们的心里。赵万昆、蒋飞飞、张浩、刘代旭、幸更繁、程方伟、陈益波、赵耀东、丁振军、唐博英、李灵宏、孟兆星、查卫光、郭启、徐鹏龙、周鹏、张成朋、赵永一、古剑辉、张帅、王佛军、高继垲、汪耀峰、孔祥磊、杨瑞伦、康荣臻、代晋凯、杨达瓦、邹平、捌斤——每一个名字,都值得我们致敬、铭记。长长的申报烈士名单上,最后一个名字捌斤,引发媒体关注。捌斤,男,藏族,1970年7月出生,四川省木里县人,牺牲前为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村民,也是此次扑火行动牺牲者中唯一一个村民。"英雄不问编内编外"——在社交平台,有网友如是评价捌斤。诚如此言,此次火灾中,所有的牺牲者都值得最沉重的哀悼,包括那些殉职消防人员,也包括"村民向导"捌斤。
        西昌市民自发送行泪别英雄:一路走好。从报道里,我们大致可以勾画出捌斤平凡、真实而又有担当的形象:3月30日晚上,接到上山探明火点命令后,捌斤与另外数名村民连夜行动,于凌晨四点向村委会报告了准确信息。相关部门抵达现场后,他本可轻松下山,但由于消防队员对路况不熟,捌斤临时决定当向导。他给消防员们当向导,是偶然又不全是偶然:据报道,作为当地村民,他生于斯、长于斯,又经常上山捡松茸,对火场所在的山林也会相对熟悉,面对"消防队员对路况不熟"的情况及山火蔓延的紧迫,他做向导的举动有客观基础,而并非盲目的勇敢。而在他的邻居、立尔村村支书杨次尔眼里,他"平时就是最好的人,又忠诚又老实"。正所谓,芝兰生于幽林,不以无人而不芳;君子修道立德,不为穷困而改节。他主动做向导的行为,也是其德行层面向更远处的跋涉。如果说,对消防人员来说,扑火是其崇高的付出型职责所系,那对捌斤这样的村民而言,他参与扑火的行为属于志愿付出。这二者都属于"为众人抱薪者"。而"为众人抱薪者",社会显然"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"。在捌斤牺牲后,杨次尔就感慨道:"捌斤走了,娃娃怎么办?"事实上,这也是公众所关切的话题——对这些为了公共利益而牺牲的人,在"最美逆行"和"泪目"之外,社会显然有必要为其兜底,为他们消除很多后顾之忧。而今,当地政府在申报烈士时,对捌斤也以州政府名义报省政府审批,这合乎公众期许:为了保障烈士亲属的利益,我国制定了周密的制度,从升学、福利待遇等方面给予了保障。相信"捌斤走了,娃娃怎么办"之类的问题,能在妥善安置中得以消解。而对整个社会来说,在基于同理心表达哀恸的同时,也不妨为其遗属提供更多生活上的保障和心理上的抚慰。这需要地方政府多些持续性的关怀,也需要社会将他们纳入长期关注、特殊关照的范围内,用社会关切与慰藉舔舐他们的失亲之痛,也让他们知道,社会不会忘却他们亲人的牺牲。
       某种意义上,这是他们该得的,更是我们该做的。殉职的消防员、牺牲的"村民向导",都值得我们悼念。他们的"身后事",也需要社会关怀的探照。也只有对这些为众人"扑火"者温柔以待,用切实的关怀行动作为呼应,才能让社会更有温度。
分享到: